te
覽潮網> 原創> “后浪”推手B站市值漲漲漲,它離Netflix還有多遠?

“后浪”推手B站市值漲漲漲,它離Netflix還有多遠?

覽潮網 5月30日訊(實習記者  李玲)《后浪》引發的討論熱潮還在繼續,5月20日,B站又悄然推出了“姊妹篇”《入海》。

成功“破圈”,頻頻刷屏……將一直帶著小眾標簽的B站推向了主流視野,賺足眼球,然而,巨虧的財報和讓人疑惑的盈利模式,也讓B站引發極大爭議。當然,這些都絲毫不影響其股價的不斷上漲。

隨著跨年晚會熱度爆表后,今年以來,B站美股股價就開啟了一路高歌猛進的上漲模式,截至5月28日美股最新收盤,其累計上漲65.09%。

其實,對于視頻網站,其商業模式一直不被看好,前有A股的樂視,美股的優酷、愛奇藝,上市之后并沒有預期的理想,業績以“賠”為主基調,高投入,低回報的商業模式導致資本市場對視頻網站的運營能力產生質疑。但B站這種小眾化的特色垂直社區,正好克服了優酷三巨頭大眾化的視頻平臺存在的弱項。那么,B站到底有何特色,它能成為中國版的Netflix嗎?

一季報巨虧5億市值反而創新高

近期,B站發布了2020財年第一季度財報。報告顯示,B站第一季度總凈營收為人民幣23.16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9%,凈虧損為人民幣5.39億元。然而,當日,B站美股股價卻大漲,市值超122億美元,創上市以來新高。這或許可以解讀為B站的一季報業績好于市場預期,同時,也說明投資者看好B站未來的發展潛力。

其實,進入2020年以來,這個小眾化、并沒有進入主流輿論視野的視頻網站,似乎在“一夜之間”就聲名鵲起,并且一副勢不可擋的架勢。

年初,B站以一場與眾不同的跨年晚會,被推到“熱搜榜”,輿論討論熱度久久未降溫。這場跨年晚會吸引了逾8200萬人在線觀看,豆瓣評分9.1,被網友們稱為“吊打了各大衛視的直播晚會”,B站以從未有過的高光形象出現在各方資本面前。

疫情期間,線上視頻發展迅速,擁有優質內容的平臺熱度不斷攀升,B站月活躍用戶數增長至1.72億,這是B站有史以來月活躍用戶數增長最快的一個季度。“五四”青年節前夕,B站的《后浪》視頻再一次站上輿論的風口浪尖,雖然爭議很大,褒貶不一,但不得不說,這又是一次非常成功的營銷,B站再一次成功進入主流輿論的視野。

《后浪》的余波還未散去,近期,B站又推出MV《入海》,這是一個以畢業為背景和主題的MV,一時之間引發眾年輕人的共鳴。

梳理B站從今年的跨年晚會到《后浪》再到《入海》,每一次成功營銷的背后,都毫不掩飾B站“破圈”的野心:立足“Z世代”,面向“老中青”。

當然,創立于2009年的B站和它的用戶放在整個中文互聯網上依然是年輕的。但不可回避的是,已經走過十一個年頭了,初代、二代用戶都相繼長大成人、步入社會。十一年間,B站的知名度與用戶規模也在不斷擴大,截至2020年一季度,其月活數據是1.72億,在我國的9.04億網民、8.50億視頻用戶中占不小的比重。

這意味著,B站已經不是那個小眾的B站了,這或許正是資本看中的原因。

視頻網站不是一筆好生意

近幾年,移動互聯網浪潮涌動,視頻行業吸引了資本的關注,群雄并起,涌現出諸如樂視網、暴風影音、優酷、土豆、愛奇藝、搜狐視頻、騰訊視頻、百度視頻等一大批頭部公司。

然而,經過十三年的大浪淘沙,視頻行業“群雄并起”的時代落幕,樂視網面臨退市,暴風集團深陷經營困境,曾經靠引進美劇一度占據優勢的搜狐視頻已徹底出局……如今行業內形成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國鼎立格局,三巨頭寡頭壟斷地位穩固。

即便如此,三巨頭至今仍深陷虧損泥潭,由于其背靠“大金主”才得以維持運營。優酷是阿里大文娛的承載平臺;愛奇藝的背后是百度和小米;騰訊視頻則有企鵝的海量用戶不斷導流。

大文娛是互聯網生態里不可或缺的一環,視頻行業是BAT等互聯網巨頭作為戰略棋子來布局的,寧可忍受長期虧損也要守住陣地,單純獨立的視頻平臺已經很難生存。

隨著知識產權意識的覺醒,視頻內容版權費用水漲船高,視頻網站需要不斷的燒錢購買內容版權,加大IP庫存,豐富視頻種類,致使燒錢大戰愈演愈烈。

從三巨頭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的燒錢預算就知道,每年都是百億級別的,2018年優酷版權預算300億,騰訊視頻250億,愛奇藝100億,三家預計預算虧損190億,搏殺極為慘烈。可以說視頻領域的競爭已經升級到白熱化的階段,其他競爭者想在該領域分得一杯羹,極為困難。

視頻行業的商業模式也因此不被資本看好:一方面是其護城河太淺,內容高度同質化;另一方面是,用戶黏性差,遷移成本太低。單一的盈收模式和高成本買來的內容版權難以變現,燒錢依然無法改變視頻行業長期虧損的局面。

因此,視頻平臺寡頭化是必然結果,三頭格局穩定之后或有轉機,其轉移戰場發力自制內容,逐漸擺脫對版權內容的過度依賴,同時推動用戶付費習慣進一步養成,視頻用戶增值消費潛力增長空間正在增大,視頻平臺開始在艱難處境中開始探索新的盈利模式。

2019年后高瓴資本大舉殺入愛奇藝,成為第三大股東,應該是看好視頻行業困境反轉的前景。

B站的不一樣

盡管視頻領域廝殺激烈,“新來者”很難有生存空間,但B站卻能從中脫穎而出。

縱觀其“上位史”

我們發現B站的“不一樣”,其商業模式克服了三巨頭大眾化的視頻平臺存在的弱項:

第一

它的用戶不是面對大眾,而是年輕化的特定群體,所謂“Z世代”,粉絲忠誠度相對較高,有使用黏性,而且這些年互聯網世界的拓荒已經逐漸養成了網民為優質內容付費的習慣。

第二

內容是各種UP主自己創造,通過粉絲貨幣化收取回報,已經形成了閉環,由于UGC(用戶創造內容)+UGM(用戶創造營銷)的模式,盡管存在頭部用戶與平臺的利益矛盾,但平臺的燒錢成本能夠有效控制。

第三

平臺的生態可以提供足夠豐富的數據,讓平臺為用戶量體裁衣創作優質的內容,嗶哩嗶哩自身也可轉型成有特色的內容制造商,對標的是美國的Netflix。

Netflix一開始是家出租錄像帶的美國公司,后來轉型流媒體成功,《紙牌屋》《黑鏡》幾部爆款劇瞬間就讓奈飛火了。

事實上,B站的《后浪》,還有新年音樂會,商業價值和傳播效果極佳,甚至得到了官方主流媒體的接受和加持。不僅有央視、人民日報等主流媒體官微的轉發評論,還有不少高校官微的認可。

所以,《后浪》雖引發輿情滾滾,但B站估值的想象空間一下就打開了,在海外資本市場上,這是一個“中國版Netflix”的故事。

但B站能否成長為中國版的Netflix?還要看它是否具備持續推出爆款產品的能力,持續吸引粉絲的能力,持續拓展受眾圈子的能力。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福建快三奖金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