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覽潮網> 熱點> 心機救不了豐巢

心機救不了豐巢

討賞背后的焦慮  

豐巢快遞柜再次因為誤導用戶“交錢開柜”而被推進了輿論的漩渦中。

根據用戶投訴,當包裹在豐巢快遞柜中放置的時長超時以后,取貨頁面上就會出現一個大大的“贊賞”標記,十分醒目,提醒用戶“掃碼贊賞1元保管費”。

而“跳過贊賞”按鍵則被設計成灰色,放置在屏幕最底部。

實際上,贊賞并非不可跳過的步驟,只是極容易被用戶忽略。 即便是沒有忽略,灰色的按鍵顏色也同樣易讓用戶誤以為無法點擊。

因此,不少用戶認為是包裹存放時間超時,只好選擇掃碼付款開柜。

事件經過發酵以后,越來越多的用戶方才意識到被豐巢給“騙了”。

而豐巢這種“心機勃勃”的做法,也被認為是“吃相過于難看”和“窮瘋了”。

10月11日,新浪財經就“消費者抱怨#豐巢快遞柜誘導收費#你怎么看? ”

發起投票,截至目前已有2.1萬人參與,其中有超過62%的人認為豐巢此舉絕對是誘導消費,另外有22%的人則持相反意見。 

面對用戶的口誅筆伐,豐巢官方回應稱:

此舉是為了鼓勵用戶在收到取件碼后盡快取出,以促進快遞柜資源的高效利用

另外,如果用戶沒有看到“跳過贊賞”選項而出現誤贊賞的,可直接聯系豐巢官方,提供運單號等信息,經核實后可退回費用。  

豐巢官方的回應,被輿論視為只是危機公關的一種處理方式,否則“跳過贊賞”的按鍵也不會被設計成令人誤以為無法點擊的灰色。

事實上,這不是豐巢第一次因為“交錢開柜”而被推上熱搜。 自從豐巢推出贊賞頁面開始,由于誤贊賞而引發的矛盾就沒有停止過。

贊賞行為屢被用戶詬病,為何豐巢還是要一條道走到黑呢?  

一組數據或許可以解釋其中的原因。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豐巢的資產總額為13億元,負債總額為6.3億元,總營收為2255萬元,凈利潤虧損為2.5億元。

一年之后,也就是截至2017年12月31日,豐巢的資產總額增加到了45.86億元,負債總額也增至17.57億元,總營收上升明顯,為3.08億元,同時凈利潤虧損也進一步擴大至3.85億元。

到了2018 年5月31日,豐巢的資產總額變成了63.11億元,負債總額為17.32億元,尤其是負債總額,2018年尚未過半,其負債總額幾乎超過了2017年全年。

同一時期,豐巢的經營數據也令人大跌眼鏡——前5個月的總營收為2.88億元,凈利潤虧損達到了2.49億元。

這組數據至少可以得出兩個結論:

一,豐巢在不斷加碼布局線下網點 ,尤其是2016年之后,簡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二,豐巢始終沒有找到一個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 ,也就是說,豐巢一直處于燒錢的階段。  

一邊玩命燒錢,一邊還不掙錢,“蚊子腿也是肉”,討賞事件充分暴露出了豐巢的焦慮。

圈地與盈利的矛盾  

豐巢家底有多殷實,才敢這么玩命地燒錢?

不夸張地說,豐巢的確是含著金鑰匙出生。

2015年6月,順豐、中通、申通、韻達和普洛斯五大快遞企業宣布共同投資5億元成立豐巢科技。

豐巢成立的初衷,是以智能快遞柜為切入口,解決快遞配送最后100米的痛點。  

五大快遞企業確實對豐巢呵護有加。

在豐巢成立整整一周年的當天,五大快遞企業又給豐巢送了一份慶生大禮:

增資5億元,以幫助豐巢布局更多城市的智能快遞柜網點。  

增資后不到半年,也就是2017年1月,豐巢便獲得了25億元的A輪融資,到了2018年1月,豐巢再次獲得20.7億元的B輪融資。

成立未滿四年,累計獲得融資超過55億元,這讓豐巢燒起錢來毫不手軟。

豐巢玩命燒錢的理由看上去也足夠充分。

根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快遞業務量達到400.6億件,同比增長28%,到了2018年,這一數字變成了507.1億件,同比增長26.6%,以此推算,預計到2020年,全國快遞業務量將突破600億件。

快遞業務量增勢喜人,也就意味著智能快遞柜行業將大有可為。

根據國家郵政局披露,目前全國快遞柜數量大約為25萬組,預計到2020年,全國智能快遞柜數量將達75萬組,市場規模將近300億元人民幣,需求及潛力十分巨大。

豐巢同樣預見了智能快遞柜行業的潛力。

在拿到A輪融資后,豐巢就在全國范圍內開始瘋狂布點,短短一年時間里,豐巢就完成了2萬組智能快遞柜的布局。

期間,又以8.1億元的價格全資收購了競爭對手中集e棧,至此,豐巢智能快遞柜規模增至7.4萬組,市場占有率達到了40%到50%,穩居行業霸主地位。

除了市場占有率的飆升,豐巢的估值也扶搖直上。

2016年,豐巢的估值達到了55億元;到了2017年,估值增至90億元,這對于一個剛剛成立兩年的企業來說,未來不可限量。  

不過現實情況卻并非如此。

2018年6月14日,申通和韻達相繼發布公告,宣布全資子公司轉讓持有的豐巢全部股權。

 

根據公告,申通的全資子公司向深圳瑋榮轉讓所持有的豐巢9.0948%的股權,轉讓價為8.19億元,而韻達和全資子公司福杉投資、云韻投資向深圳瑋榮轉讓合計持有的豐巢13.4673%的股權,轉讓價為12.12億元。

深圳瑋榮由深圳明德控股持有,而明德控股的持有人是順豐創始人王衛。

轉讓完成后,王衛的總持股數達69.36%,處于絕對控股地位。

加之此前已經撤出的中通,至此通達系全都退出了豐巢。

投資者的嗅覺永遠是最靈敏的。

雖然不再持有豐巢股權,但通達系并沒有放棄在智能快遞柜領域的布局。

在轉讓豐巢股權的前一個星期,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百世等快遞企業就已向菜鳥供應鏈全資子公司浙江驛棧增資31.67億元。

退出豐巢,站隊阿里系,除了通達系與阿里有著密不可分的長期合作關系外,還有兩個很重要原因:

一,豐巢的盈利模式還不清晰;

二,投入和運維成本過于巨大。  

而這兩個原因也是豐巢至今無解的死結。

 

投入大,回報慢,是智能快遞柜面臨的最大問題。

根據 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市場上一臺智能快遞柜的柜體成本在1.8萬到6萬元之間不等,除了柜體成本,豐巢在小區、寫字樓、學校等地方設柜,還要支出場地租賃成本,這部分費用一般在7000元到1萬元之間。  

此外,后期的維護維修成本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粗略統計一下,一臺智能快遞柜一年的投入和運維成本基本在10萬元左右。

豐巢科技CTO黃明最近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豐巢目前已覆蓋全國100多座城市的75000個社區,用戶規模超過1.3億,智能快遞柜數量超過10萬組。

玩命燒錢確實換來了不小的市場占有率,但不可忽視的是,投入和運維成本也隨著市場占有率不斷擴大而水漲船高。

這對于一直處于虧損中的豐巢而言,無異于雪上加霜。

行業王位的攻防  

不只是豐巢,難以變現是籠罩在整個智能快遞柜行業頭頂上的烏云。

目前,智能快遞柜的收入來源主要是依靠廣告收入( 柜體廣告和顯示屏廣告 )、包裹攬件收入、向投遞員收取使用費、用戶逾期取件費以及有償寄存和部分打賞費。  

但只依靠這部分收入,仍然不足以平衡掉龐大的投入和運維成本。

實際上,豐巢一直在積極探索切實可行的盈利模式。

比如大力推廣和引導用戶使用微信公眾號取件,借此積累公眾號粉絲,通過微信廣告實現變現。

此外,還在微信上開設了主營水果、美妝、酒水、家居的豐巢特惠商城。  

2018年6月,豐巢悄然將公眾號名稱由“豐巢快遞柜”變更為“豐巢智能柜”,試圖摒棄掉“快遞”這個單一定位,尋求新的盈利增長點。

 

不過從虧損情況來看,這些多元化的營收方式顯然只是杯水車薪,壓根不能讓豐巢追回成本,重壓之下,變相向用戶收取打賞費賺點零錢,也實屬無奈之舉。

然而豐巢所面臨的,絕不僅僅是難以盈利的困境。  

2017年6月1日,菜鳥指責順豐關閉對菜鳥的數據接口,隨后順豐回懟稱是菜鳥率先發難,封殺豐巢。

經過幾個回合的激烈交鋒,雙方最終在國家郵政總局的調節下偃旗息鼓。

表面上的戰爭雖然平息,但暗戰仍在繼續。

隨后,中國郵政、復星集團和菜鳥網絡三家聯手注資速遞易智能快遞柜。

交易完成后,速遞易母公司持股34%,中郵資本持股50%,菜鳥網絡持股10%,復星集團持股6%。  

菜鳥雖然沒有控股,但意圖已相當明顯。  

2018年年初,菜鳥智能快遞柜也悄然立項,這一行為被視為是菜鳥正面迎戰豐巢的信號。

其實豐巢和菜鳥都心知肚明,智能快遞柜作為戰略性項目,現在虧損是為了擴大規模、提升占有率,以及押注未來。 畢竟一旦用戶支付意愿出現轉變,智能快遞柜的營收能力還是非常強勁的。

豐巢CMO李文青也證實了這一結論,他曾表示目前豐巢虧損主要是因為增布新快遞柜,現有快遞柜其實基本可做到收支平衡。

不過對于菜鳥而言,智能快遞柜賺不賺錢并不重要,背后的阿里每年虧損幾個億也完全可以承受。

相比之下,雖然豐巢已經做到了行業第一,處境卻并不樂觀。

就目前智能快遞柜的生態來看,菜鳥對豐巢還構不成威脅,但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  

隨著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局,智能快遞柜行業的競爭和洗牌無疑會加劇。  

智能快遞柜要想持久發展,主要取決于兩個重要的因素:

一是看誰“跑馬圈地”的市場覆蓋范圍更大,二是看誰先找到最能被用戶所接受的服務模式和商業模式。  

對豐巢而言,與其用十分心機的方式誘導用戶打賞點零錢,還不如想想如何挖掘更多元化的創收方式,以及如何提升服務體驗。  

畢竟這種“技巧”,肯定不是保持行業第一地位的法門。

來源:子彈財經

0

一周熱門

福建快三奖金制度